育兒首頁 > 育兒>正文

除了疫苗,這些年我們往血管里還注射了各種奇葩

作者: 宿遷新聞網2018-08-07 20:43:57

一個多月前,有這么一個消息:完全不必迷信進口疫苗!然而一個多月后,打臉啊!

疫苗事件持續刷屏。

根據報道,被召回的是上市公司長生生物的旗下子公司的某一批次的狂犬疫苗,涉嫌記錄造假。

其實看到這個新聞時候,我朋友圈里很多人就開始反復提及一些舊案。

“打了狂犬病疫苗仍然發病”的個案。

比如這個:

2017年6月20日,西安龍女士被犬咬傷了左腿,一小時里就去西安中心醫院犬傷處置門診就醫。并且立即清創并接種了狂犬病疫苗。

從新聞照片上看,傷口并不嚴重,只是微微破潰了一點點表皮,滲血的部位加起來沒有半個指甲那么大,一小時里就由醫護人員做了清創,但這一切沒有逃脫惡魔之爪。

不到一個月,龍女士發病。

隨后,在7月13日被確診狂犬病,隨即去世。

西安市衛計委后來做出了裁決,認為疫苗運輸及使用都合格,醫生治療亦無不當。疫苗是中科生物制藥的產品,也是合格證齊全的產品。

而且,沒人能保證注射了疫苗,狂犬病就百分百不發作。它有可能是抗體還沒來得及產生,病毒已經侵入大腦。它也可能是病人的免疫力比較弱,病毒很快就占領了身體,疫苗來不及起作用。

但,有沒有一種可能,——萬一,疫苗出了問題呢?

當時這個事兒出來,家屬和群眾都在各種猜測,其中最陰暗的猜測就是:

“你確定那些注射到體內的疫苗生產合格嗎?”

“生產合格,運輸合格嗎?”

恰恰2017年,是爆出了某疫苗運輸冷鏈不合格而整個批次召回的丑聞。

“生產合格,運輸合格,注射的門診處,保管合格嗎?”

——得了得了,這么想下去,日子沒法過了。

我的一個很有正義感的朋友呵斥我:

“疫苗是國之民生大計,而且生產成本并不高,何必造假?誰敢造假?”

想來也是,爭議遂平復。

然而一言成讖。

還沒過完一年,我們最擔心的噩夢降臨。

真的,有人,在狂犬病疫苗上,造假。

一位醫學同仁憤怒地吼叫:“這就是殺人!”

這還不是最終,涉案的長生生物制藥再被踢爆,百白破疫苗也涉嫌造假。

“百白破疫苗劣藥案”再回大家視線——2017年10月,長春長生因25萬支百白破疫苗效價不合格,被吉林省食藥監局立案調查。

昨天,調查處理結果終于出來了——25萬支疫苗不合格,罰款344萬!

什么是百白破疫苗?

在不遠的過去,兒童死亡率極高,其中很大一部分的死亡率,就是拜百日咳、白喉、破傷風這三種病所賜。

因為這個三種病現在已經比較少見,很多人已經不知道它們曾經多么兇惡,我就簡單地寫幾句。

百日咳是一種由百日咳桿菌引起的急性呼吸道傳染病,可能并發肺炎、腦病。經過呼吸道和飛沫傳染。

白喉則是一種由白喉桿菌所引起的畸形呼吸道傳染病。咽喉扁桃體周圍會出現白色的偽膜,嚴重時會堵住呼吸道,患兒窒息死亡,也會引起全身中毒癥狀、心肌炎、神經麻痹。

破傷風,是由破傷風梭菌由皮膚或粘膜的傷口侵入人體,在缺氧的環境下生長繁殖,產生的毒素引起肌肉痙攣,影響運動神經元。

——總之,在過去,這三種病的死亡率都很高。

直到人類醫學進步。

最大的進步在于疫苗的產生。

全世界——至少大多數國家的兒童,在學齡前,都要注射各種各樣的疫苗,其中就有百白破。而如果這樣的疫苗造假,后果是什么?

“殺人!就是殺人!!!”醫學同仁強調了第二遍。

說到疫苗,必須得提到一個偉人——巴斯德。沒有他,我們和我們的祖先可能都不會存活于世。

巴斯德可能很多已經不記得。但你每天喝的牛奶盒子上常常有標注:巴氏消毒法。哦,對,那是巴斯德創造的消毒法——又稱“低溫滅菌法”。

巴斯德于1849年結婚,他有五個孩子,只活下來兩個,這在當時很常見,那三個孩子都死于傷寒。后來歷史學家普遍認為,這可能是他從一個研究結晶的化學家轉向一位治病救人的微生物學家/醫生的重大原因。

那時候人們不知道讓傷口腐敗的原因是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讓酒變酸,讓乳酪發酵。達爾文那時候寫了《物種起源》,巴斯德從這個巨人的思想里碰撞出了火花,他覺得,是不是某種我們不知道的古老生物存在于酒、肉湯或傷口里。

他用一個簡潔的實驗證明了他的理論。

他把兩瓶(曲頸瓶和直頸瓶)裝的肉汁放在火上加熱。曲頸的那瓶,過了4年都沒腐敗,直頸的很快就變壞了。

他以此證明,是空氣里的細菌,導致了肉湯腐敗。

在巴斯德那個時候,狂犬病很流行——很多吸血鬼傳說據說就是從狂犬病演化而來的。那時候人們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對付狂犬病,一旦被動物咬傷,傷員常常被強壓到村子里的鐵匠鋪里,用燒紅的鐵棍燒灼傷口。

巴斯德研究狂犬病疫苗有多瘋狂呢?

他和助手從發病的病犬身上,采集唾液。——沒被咬死簡直就是奇跡。

再把狂犬的唾液注射到健康犬的腦中——果然,健康犬立即發病了。巴斯德簡直是個天才,他由此斷定,狂犬病毒應該是作用于神經系統,導致的疾病。

他從病死的圖自身上抽取脊髓,在無菌燒瓶里“干燥”(現代疫苗制作的雛形),再將脊髓磨碎了和蒸餾水混合后注射到健康犬身體里。

——“干燥”就是現代疫苗的“滅活”雛形。

沒有經過干燥的脊髓,新鮮的脊髓尤其致命。

但經過了“干燥”后的脊髓粉末。注射多次,犬兒都沒發病。之后,再注射新鮮的狂犬脊髓,犬兒也都沒有發病!!!

人類歷史上第一支狂犬疫苗就這樣誕生了。

后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他研發了狂犬病疫苗,更重要的是,根據他的指引,后世人們研發了無數種疫苗,這些疫苗一直在庇護著全人類。

不然,你以為?

天花啥的就不說了,光一個麻疹,就能干掉一個孤兒院里1/4的孩子。

巴斯德沒從他的疫苗里領取任何專利費用。

他肯定也不會想到,在他死后的200年,有許多生物科技公司,利用他的發明創造,一年可以賺取幾個億、幾十個億——而他們,還會造假。

疫苗造假的事,有待有關部門給出最終解釋。

在股市里,涉事的長生生物,已經連續5個跌停。

但這不是最后的壞消息。

早在2013年12月17日10時31日,深圳龍崗區南灣人民醫院。

一名新生嬰兒呱呱誕生。他降臨人間,健壯可喜,一切正常,卻在68分鐘后死亡。

期間,醫生給他注射了乙肝疫苗。

根據《現代快報》報道:

“辦公室主任楊錦民介紹,新生兒出生時外觀未見明顯異常,出生時情況好。10時35分、10時37分,醫生按診療常規分別給新生兒肌肉注射維生素K15、乙肝疫苗(深圳康泰公司生產的重組乙型肝炎疫苗)10ug。”

注射完乙肝疫苗,僅僅兩分鐘后,10時39分,新生兒突發面色紫紺,呼吸不規則,哭聲小,該院立即實施搶救。在接種疫苗2至3分鐘后,患兒突然出現缺氧,是有問題的跡象。楊錦民說,患兒不見好轉,情況持續惡化,當日11時45分,搶救無效,患兒臨床死亡。

12月18日上午,該新生兒家屬對新生兒死因提出疑問,并于次日上午書面向醫院提出索賠要求,懷疑死因與接種的疫苗有關。“醫生說孩子哭了5到10分鐘,在那之間,就是打疫苗的時間,在那之后就再也沒有聽到孩子的哭聲了,法醫說孩子的發育都很好,都很正常。”這已是近一個月來全國發生的第四起疑似“疫苗致死”案,涉案疫苗全都由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泰公司)生產。

國家食藥監總局、國家衛計委已于當年的12月20日下發通知,要求暫停使用深圳康泰公司的全部批次重組乙肝疫苗,前兩批次疫苗流向也已公布。

“這已不是康泰公司疫苗第一次涉及死亡事故。早在11月25日,湖南就出現了一名嬰兒注射乙肝疫苗后發生嚴重不良反應的病例,所幸患兒經過搶救轉危為安;隨后,湖南有兩名嬰兒注射乙肝疫苗后死亡,死亡時間分別是12月6日和12月9日。這三名嬰兒注射的乙肝疫苗均由康泰公司生產,涉及批號分別為C201207088、C201207090。”

據悉,疫苗注射意外死亡的解釋里,會有一個專用名詞,叫“偶合死亡”。就是孩子正好有其他致命疾病或其他致死原因,正好又和注射疫苗的時間前后吻合,就讓疫苗背了鍋,其實真正的死亡原因不是疫苗。

——但是,康泰公司的乙肝疫苗相關的幾起死亡案,實在很難用“偶合死亡”來解釋。

但最終,這起問題乙肝疫苗事件里,疫苗雖然被停用,后來據說康泰公司也不再生產乙肝疫苗,但并沒有一個涉事人員因此承擔法律責任。

那些逝去的小生命,就這樣靜悄悄地離開了。

所以,我一直非常悲觀。今天我翻了一下微博,我在2015年談到我的育兒觀念時,特別強調了一句:打進口疫苗。

當時有網友在底下懟我說:其實進口疫苗不如國產疫苗!

我也沒有多辯論,這些想法本里就是只限于我個人,我自己的家庭,再說也不是每個家庭都打得起進口疫苗,何況還有老少邊窮地區的孩子,可能疫苗都打不到呢是不是?

然而,造假疫苗并不是我們面臨的最壞的事。

這些年,我們那纖細的血管,曾經面臨過的危險,列出來給您看看。

根據人民日報官方微博發布:“明星藥”“柴胡注射液將不能用于兒童”。

有多少家長給自己的孩子注射過“柴胡注射液?”

柴胡作為傳統觀念里視為“有病治病,無病驅寒”的良藥,多少家庭在常用它?

兒童不能用,成年人就能用嗎?

柴胡在美國已經被禁用,因為它被證實其中的柴胡皂苷DHj及某些生物堿可能導致藥物性肝損傷,嚴重時,甚至導致肝衰竭。

根據我們檢索到的文摘,廣東省某醫院進行的30例患者實驗中,柴胡讓其中30%的患者,產生了明顯的藥物副作用。

而那么長的時間里,柴胡注射液,不做任何過敏測試,不做任何個體差異的研究,大搖大擺地,在朝我們孩子的血管里注射……

2017年9月23日,食藥監局發布通告,山東振東安特生物制藥生產的紅花注射液和江西青峰藥業生產的喜炎平注射液,共4個批次發生幾十例的寒戰、發熱等不良反應。這四個批次的產品銷往了20多個省市,責令立即召回。

柴胡注射液,紅花注射液,喜炎平注射液,呵呵,這不是最終。

還有一種注射液叫魚腥草注射液,于2006年被叫停使用。

因為臨床特別容易出現輸液反應,過敏、胸悶、心急、呼吸困難甚至休克。與魚腥草注射液同時叫停的還有:復方蒲公英注射液、魚金注射液、炎毒清注射液等七種含有魚腥草的復方注射液……

而中藥注射液一直在西醫來看,匪夷所思,因為提純工藝明顯有問題。在中醫來看也很懵圈,老祖宗給的中藥,是煎服或外敷的,這針管注射器這新發明,不在老祖宗的知識結構里啊?!

醫生朋友諷刺地說:“那么大顆粒的懸浮物,你們就敢往血管里注射?不過敏不死人才怪啊!”

順帶一筆的是,在藥店并不需要處方的一個中成藥——龍膽瀉肝丸,多次曾被醫療界詬病。

根據國際著名學術刊物《PLoSOne》上刊登了解放軍302醫院肝衰竭診療與研究中心趙攀等人的研究報告。該報告指出,我國急性肝衰竭最主要的病因不是急性病毒性肝炎,而是中草藥。

數據里,177例急性肝衰竭患者中,竟然有16.95%的患者病因是中草藥。而急性病毒性肝炎才占11.3%。

《中華肝臟病雜志》2007年第三期表明,吉林大學第一醫院論文顯示,158例肝損傷中,藥物性肝損傷,中草藥原因占了50%。

……

有關學術交流會上提到的引起藥物性肝損傷的中草藥我列在這里,您愛聽不聽,愛信不信:

黃藥子,菊三七,蒼耳子,何首烏,雷公藤,艾葉。

已知臨床上可能引起藥物性肝臟損傷的中藥復方湯劑有:壯骨關節丸、小柴胡湯、大柴胡湯、消銀片、白癜風膠囊、六神丸(沒錯,就是小時候總讓我們吃的那個苦苦的小丸子,一小袋一小袋的)、牛黃解毒片等。

這還不是全部。

以下仍然是引用人民日報社微博刊發的消息:

一種玻璃瓶急救藥瓶含玻璃碎屑,可以危及生命。

——隨著輸入血管的不僅僅有救命的藥物,還有……玻璃碎屑啊!

而這可能是致命的!

你肉眼也許看不見的玻璃碎屑,隨著藥液直接進入你的血管,可以導致毛細血管堵塞,肉芽腫,嚴重的,嵌入腦部血管危及生命……

看著有沒有熟悉而親切的感覺?

別人我不知道,反正我小時候,每次輸液都用的是這樣的玻璃瓶。

當時我有一個朋友,拼命地在論壇里和大家普及知識,苦苦哀求大家不要用玻璃瓶靜脈輸液。他還給我們講了一個老外在中國治療的例子,說老外朋友在急診室看到護士麻溜地用磨石劃開了細頸的玻璃藥液瓶,用針管抽取藥液時,就驚嚇得跳了起來,嚴肅地說他不打針,而且拒絕就醫,忍著病痛,逃回了澳洲。

理由就是:磨石劃開玻璃瓶的時候,大量的肉眼不可見的碎屑已經進入了藥液,在被注射到體內,就是災難!

而從小就這么打針的我們,真的是嗤之以鼻啊!

誰沒在診所和醫院里體驗過那刺啦刺啦開藥瓶的聲音,和藥液吸完,誰沒聽過,空瓶子丟進堆積如山的空玻璃瓶子中的清脆一聲?

……

但是對不起,隨著時間推移,事實證明,這樣的給藥方式,可能真的是有危險的…….

所以,此刻在我的血管里狂奔的,不僅僅是啥重金屬顆粒、超標的汞、農藥化肥的殘留,大概還有很多晶瑩而肉眼不可見的玻璃顆粒吧……希望我余生的若干年里,它們能和我的血管、心臟以及大腦,好好相處……

以下,是來自微博上醫療大咖Dr.任發布的忠告,那些曾經在我們的血液里狂奔,如今已經被禁止的藥物。

送給大家。

善自珍重。

“丹參注射液,雙黃連注射液,艾暢和嗎丁啉,柴胡注射液,匹多莫德制劑,注射用賴氨匹林、生脈注射液、含可待因藥品、感冒清制劑”

………

這些善意的提醒,以及本文所有的數據、新聞事實都來自正規新聞媒體,及有醫師執照的自媒體。如有謬誤,歡迎指正。如有更多資訊,歡迎補充,為更多家庭提供信息,預防不幸。

(不歡迎中醫黑或中醫粉來此爭論。)

而更多的疫苗陰云,和那些奇奇怪怪的注射到我們血管里的藥物,和沒有標明毒副作用的卻到處非處方使用的藥品……什么時候才能從這個市場里完全被清除?

人命關天。

一只問題疫苗,讓一個剛剛出生68分鐘的男嬰,生命靜止了。他的家人想來至今仍然黯然神傷。

這一次的疫苗事件,他們想必也在關注。

他們死去的兒子,最后到底有沒有一個說法?愿不要再有嬰兒重蹈他的命運。但愿,不會再有各種莫名的藥劑,流進我們孩子的血管。


打開微信“掃一掃”,分享給朋友和朋友圈

專題 更多

教育部回應湖南耒陽學生"分流"事件:確保學生利益
湖南耒陽回應家長訴求:分流學生學費按公立學校收
除了疫苗,這些年我們往血管里還注射了各種奇葩
  1. 新浪微博
  2. RSS訂閱
  3. 郵件訂閱
篮球场施工